logo
【核城往事】一串黄羊心
2018年05月03日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这是古人描写游子远行前情景的诗句。1958年,我们这些从祖国四面八方前来戈壁荒滩的“游子”们,和亲人的离别之情被责任感、光荣感和事业心冲淡。空前豪迈的工作使人们把法码倾向了事业一测。然而,大家也并非无情之人。

1959年初,各分厂的筹建工作已陆续开始。二月份,我奉命去北京参加某工程筹建工作。临行前,食堂的小刘要我给他母亲捎点东西。我很纳闷,这戈壁滩除了沙子以外还有什么土特产呢?不一会,小刘从帐篷里拿出了他精心准备的礼物。我一看,呆住了,原来是一串用铁丝穿在一起的、凉得半干的黄羊心。

要说这些黄羊心的来历,还得从当年创业初期的老领导们说起。他们刚刚结束了革命战争的枪林弹雨的生活,又来到这戈壁滩,与大家同甘共苦,创建基地。综合办公室的茅主任,在新四军中练就了一手好枪法。当他带领我们乘吉普车往工地深处的勘探点和气象站送粮送煤时,大家都提醒他别忘了带上枪。黄羊是这片土地的主人,虽然它是奔跑能手,但总逃不过茅主任的神枪。如果是夜间,车灯一照,它虽有飞毛腿也会变得呆若木鸡,我们也就满载而归了。

翌日,我乘车带着这串黄羊心,带着“游子”对母亲赤诚的爱向北京驶去。(傅常炯)


推荐新闻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