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全国人大代表朱纪:统筹规划乏燃料后处理处置产业
2018年03月08日

“补齐乏燃料后处理的短板,核燃料循环的完整产业链才能够形成,我们核大国的地位才能够提升。”出席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全国人大代表、中核四○四有限公司总经理朱纪带来了4条建议,而关于统筹规划我国核电厂乏燃料处理处置产业的建议被他放在了第一个。

在朱纪看来,历经30多年的发展,我国核电事业已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而乏燃料后处理能力相对滞后,其技术短板对推动核电可持续发展、解决军工等遗留问题、提高铀资源循环有效利用等都造成掣肘。目前,中国在乏燃料后处理方面的项目尚未能落地,要形成产能还需要至少10年以上的时间,可以说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

乏燃料是指在反应堆内烧过并卸出而不再回堆使用的核燃料,其中含有大量可回收利用的铀和钚,以及辐照产生的大量超铀元素和裂变元素。目前我国已确定了“后处理再循环”的乏燃料“闭式循环”处理策略,乏燃料需转运至专门的中间贮存设施集中暂存后进行后处理,回收并再循环乏燃料中约 97%有价值的铀和钚,从而充分利用有限的资源。2016年国务院发布《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要加快论证并推动大型商用乏燃料后处理厂建设,集中攻关核电乏燃料后处理技术。

据介绍,我国目前在运核电机组38台,总装机容量3680万千瓦;在建机组18台,总装机容量2100万千瓦。每年在运机组产生乏燃料约740吨,乏燃料后处理能力建设相对滞后于核电建设。而核电厂自身的乏燃料水池容量有限,一般最多可以储存15年的乏燃料。因此,如果在此之前不能及时运出,核电站将无法完成换料。同时,随着我国核电在建机组的不断投产和新项目审批,每年产生的乏燃料将继续增加。

“当前乏燃料处理处置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商用乏燃料后处理大厂建设进度滞后。”朱纪表示,我国在乏燃料后处理方面主要有两条技术路线,但无论是引进还是国产化,项目的落实都亟待更强有力的统筹与推动。此外,后处理大厂建成前乏燃料贮存的复杂性,多种核电机组堆型所增加的后处理难度,乏燃料贮存设施建设较为分散的现状,以及公众对后处理厂接受程度尚待提高等诸多问题,都有待实践的解答。

针对现状和挑战,朱纪建议国家进一步提高对我国乏燃料后处理能力短板的紧迫性认识,加强核电乏燃料后处理顶层设计,加快后处理厂的建设进度,并统筹安排好短时期内部分核电厂乏燃料的处理处置问题。(蔡皛磊)

 


推荐新闻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