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追记四○四第一任厂长周秩
2017年11月20日

追记四○四第一任厂长周秩

    2017年初冬,一行人从北京赶赴西北戈壁,来到中国核工业的功勋企业——四○四。泪水涟涟,哀思绵绵。11月16日,他们满怀深情地将一位老人的骨灰撒在了四○四,这个他曾经工作、生活过的地方。

一次次撒放,一次次追思,人们心头默默念着这位可亲可敬的老人的英名——周秩。他是我国建设最早、体系最完整、到目前仍然是规模最大的核工业联合企业——四○四的第一任厂长、党委书记。自1957年参与四○四厂筹备工作起,他一生最宝贵的二十多年岁月都奉献给了四○四,他与四○四同患难、共命运,见证了四○四的诞生与艰难发展历程。他一生永远牵念着四○四,老人生前立有遗嘱,不留骨灰,将其骨灰撒在他曾经工作过的四○四的土地上。

如今,老人去世6年后,他的遗愿变成了现实,老厂长回家了。让我们回溯历史长河,走近这位可亲可敬的老厂长,重温他那动人的事迹,感受他那崇高的精神。

艰苦奋斗  勇于担当

“四○四是我国‘两弹一星’精神的主要发源地,以周秩为代表的四○四首任领导班子是这一精神的主要缔造者。今天,我们怀念老厂长,就要更好地发扬‘两弹一星’精神。从老厂长身上,我感到这一精神主要体现在艰苦奋斗、勇于担当、科研攻关、科学管理等方面。”11月15日,公司总经理朱纪在与周秩亲属交谈时动情地说。

当天,周秩的亲属在四○四展览馆及厂区参观时,也一再被周秩等创业者不怕困难、勇于吃苦、敢为人先的精神所打动。那是1958年冬天,时任四○四厂厂长的周秩与大批施工人员一起坚守在戈壁滩。当时的生活条件十分艰苦,生活用水都要从几十里外拉运。一盆水,先洗脸,后洗脚,洗了衣服还要和煤砖。到了晚上,戈壁滩极为干冷,周秩等厂领导也和职工一样住在帐篷里。当时,许多同志都穿上大衣,戴上皮帽和口罩,再盖上被子,就这样还是冷得直打哆嗦。夜里大风一个劲地刮,帐篷被吹得鼓起来,忽闪忽闪的。早晨睁开眼,被子上、枕头上都落了厚厚一层黄沙。这就是周秩在回忆文章中所说的“全副武装”睡觉和“不怕风吹沙打”。

自然环境恶劣还只是创业初期遇到的困难之一,紧接着建设大军又遭遇了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当时工地有好几万人,而粮食奇缺,大家被迫以骆驼草籽充饥,许多人身体出现了浮肿。二机部指示四○四厂尽快考虑撤队伍。危急关头,周秩和领导班子考虑到队伍如果撤出去了,等情况好转了再回来,一进一出要耽误不少时间,党中央制定的战略目标就不能如期实现。为此,他们拟定了两个方案:一是组织运粮、打猎,派领导同志向外省求援,千方百计保障食品供应;二是实地考察了天水、伊宁等撤离地点。最后,厂党委作出了队伍不撤离的决定。

就是在这样艰苦而危急的情况下,周秩等创业者以勇于担当的精神为支撑,凭借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克服困难,积极想办法,度过了生存危机,熬到了1961年下半年全国经济形势逐渐好转之时。对此,周秩曾说:“我们领导班子捏着一把汗啊!将来一是准备领功,一是准备坐牢。”

在展览馆,亲属们看到这段历史时期的照片与实物,听到讲解员动情地讲述,特别是讲到老厂长周秩与夫人一起立下的“不留骨灰”的遗嘱时,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周秩的孙女周序说,通过来厂参观,更真切地感受到爷爷当年工作环境的艰苦,也更深刻地体会到爷爷当年的决心。她说,老一辈人把个人的许多事看得很淡,他们一心想着核工业。没有这样的追求和决心,不可能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成就伟大的事业!自己过去对爷爷了解不多,在印象中爷爷是个儒雅、幽默的人,看了创业时期的场景和照片,感觉差别特别大……说话间,周序已是泪水盈眶。

科研攻关  科学管理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在遭遇经济困难的同时,苏联毁约停援,给四○四的工程建设和科研攻关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在经济、政治形势严峻,技术条件薄弱的不利局面下,周秩带领四○四人按照党中央的指示,坚决走自力更生的道路,加紧科研攻关,全力争取完成工作目标。

都说“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四○四的建设也绝非一帆风顺,它凝聚着周秩等老一辈创业者的心血与智慧。当时,主厂房建设是领导班子决策,用一年时间突击建成的。如果没有这个厂房,就不可能按时拿出产品。科研攻关条件也极其简陋,有些模拟试验是从一根铜管、一个玻璃钟罩、一台旧真空泵开始的。1964年,周秩带领全厂职工按照规划,倒排工作进度,严格卡死各个环节,精心组织,反复试验,最终确保了产品的成功加工。

周秩在文章中回忆说,在攻克铸件技术难关时,时间非常紧迫,他和王侯山、姜圣阶等厂领导几乎天天到四分厂,组织协调相关事宜和指导技术操作。由技术人员、工人、车间负责人组成的攻关小组,集中大家的智慧,夜以继日地奋战。当时,加工产品谁上车床,谁主刀,都是经过组织研究比较后选定的。要根据每个人的技术专长、操作水平、思想和身体状况、性格特点等严格选定加工人。原公浦当时排在第一位,这才有了以后“原三刀”的美名和产品的成功加工,也才有了我国首颗原子弹的成功爆炸。

在抓生产科研的同时,周秩意识到加强企业管理的重要性,认为四○四从事的是尖端事业,更应该有一套严格的管理制度。当时,厂里提出了“远学大庆,近学兰炼”的口号,加强以调度为中心的生产指挥系统,建立岗位责任制。

“文革”期间,周秩等厂领导受到冲击,四○四也一度出现了有章不循、生产秩序混乱的局面。1971年,周秩重新主持工作后,迅速恢复了相关的管理工作,逐渐形成了以岗位责任制为中心的“八制一法”,并在全厂推广。1977年,在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上,四○四厂被命名为“大庆式企业”。周秩等领导在建厂初期就对企业实施科学管理,这为四○四后期的发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在参观中,周秩的子女周小江、周小山、周小蘋都表示,四○四现在建设得很好,父辈们开创的事业得到了很好的传承与发展,他们很高兴、很激动,他们将为继承和发扬父辈们的精神多做贡献。参观四○四展览馆后,周小蘋代表全家人郑重写下:伟大的事业,伟大的四○四人!(张广锋)

 


推荐新闻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