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核城往事】采骆驼草籽
2017年11月09日

困难时期的1960年冬天,大风呼啸,黄沙四起,似乎天气比往年还要寒冷,本来肚子就饿,再加上厂房、宿舍没有取暖设备,干一天活下来,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沉,每天回宿舍上二楼,简直成了一大负担。

一天下午,厂里召开全厂大会,党委书记传达总厂会议精神时说:“由于国家暂时困难,我厂粮食储存只够吃三天了。目前,总厂党委正在组织汽车去新疆拉粮,我们也要想尽一切办法,克服眼前的困难,保住基地。”他动员全厂职工自己动手,千方百计寻找粮源,度过难关。大会结束后,基层各党支部连夜拿出了方案。

第二天是星期六,车间团支部书记带领我们这些十五、六岁的小青年打着红旗,唱着歌儿,徒步两个多小时来到下西号采集骆驼草籽。车间的老师傅(当时二十多岁)也主动参加了我们的义务劳动。

走在路上,风夹杂着雪花刮到脸上火辣辣难以忍受。为了战胜暂时困难,我们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因为条件艰苦就退却。大家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拨开积雪,砍去杂草,采集骆驼草籽。我们的手指冻得发木,被枝条上的刺儿扎得鲜血直流,但大家毫无怨言,小心翼翼地摘下束束骆驼草籽。 干了两个多小时,大家不约而同地站在一起,用嘴里呼出的热气暖手。我们的面部肌肉失去了知觉,下巴壳一点也不听使唤,连几句简单的话也说不完整了。老师傅看我们太冷了,在远处大声喊道:“不要站着,多活动,赶快砍些骆驼草来。”师傅将骆驼草分成几堆点上火,看见火,我们也顾不上许多了,不知不觉围在火边,烤起脚来。一会儿,便觉得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忽然,我觉得脚难受,一看才知道棉布鞋烤糊了,正在冒烟。大家帮我脱掉鞋,熄灭了火。老师傅怕我们冻坏了,从我们手中夺过工具,督促收工回厂。走在路上,只觉得耳边小风作响,肚子咕咕叫,但大家们情绪仍很高涨。“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歌声回荡在浩瀚的戈壁滩上。

回厂后的第一顿早餐便是骆驼草籽稀粥,不知是肚子饿还是什么原因,这顿稀粥喝起来特别香。(庞玉英)


推荐新闻
最新更新